人文文本:建筑、阅读、音乐与记忆

  • 作   者:

    李欧梵
    Leo Ou-fan Lee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语   言:

    中文

  • 支   持:

  • 纸  书:¥29.00
  • 电子书:

    ¥6.00

  • 4(1人评过)
  •   评论(6)
  •   读后感(1)

名教授李欧梵是个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他的智慧总是充满趣味和人情味:谈建筑设计,他看见北京奥运体育馆鸟巢的设计师赫尔佐格用心所在不全是建筑本身,而是内中挤满的观众;读文学和历史,他发现美国总统中有第一流文笔的恐怕只有肯尼迪一人,第二位才是奥巴马;欣赏音乐和电影,他认为不看老电影是一大损失,犹如只吃方便面不吃八宝鸭,错过了真正的美食。

本书自在进出各种文化圈子,把音乐、电影、文学、建筑等等个人生活趣味糅为一体,熔日常生活文化为一炉,娱人娱己,幽默而机智。作者从建筑、文学、老电影等多个角度剖析了香港的文化,读者读起来有一种很强的即视感。

李欧梵,一九三九年生于河南,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哈佛大学博士。曾任芝加哥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印第安纳大学、普林斯顿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哈佛大学等文学教授,现为哈佛大学东亚系荣休教授、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著有《铁屋中的呐喊:鲁迅研究》(中英文版)、《中国现代作家中浪漫的一代》(英文)、《上海摩登》、《西潮的彼岸》、《狐狸洞话语》《现代性的追求》、《范柳原忏情录》(小说)、《中西文学的徊想》、《寻回香港文化》、《都市漫游者》、《世纪末呓语》等。

Leo Ou-fan Lee (born 10 October 1942) is a Chinese commentator and author who was elected Fellow of Academia Sinica in 2002. Lee also was a professor at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inceton University, Indiana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Chicago,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and Harvard University.Lee has served as columnist of several publications, such as the Yazhou Zhoukan,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Ming Pao, and Muse.

我不知道这个建议的背后是否有历史的原因,也不禁想起中央警署本身的历史。中央警署和域多利监狱的建筑群,早在十九世纪中叶就建成了,它坐落于中环的半山正中央,山上是殖民统治者的高级住宅,山下则是华人聚居之处,界限分明。中央警署位居中央,居高临下,主要目的是监视山下的华人。当年的“警察总长”兼市长就是威廉•坚(William Caine),“坚道”因他而得名,而附近俗称“长命斜”的奥卑利街(Old Bailey Street)显然是得自伦敦的同名法院、警署、监狱区。总而言之,这个历史上的中央警署绝对有统治和监视的象征意义。

英国有一位政治思想家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n),他曾在一七九一年草拟了一个新监狱的蓝图,叫作Panopticon,或可译为全景监视型监狱,即在监狱中央盖一个全景瞭望塔,使监狱长或值日狱卒便于监视囚犯的一举一动,而囚犯却看不到他。这个模式后来广受英美监狱采用,但那是二十世纪的事了。当年香港的维多利亚监狱仍用老式方法,即把犯人关在密密麻麻的小房间里,每幢牢房各有三四层,每层有狱卒负责监视。边沁自己说他的这种新牢房既省钱又省事——当然是从监视者的立场而言的,因此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在他的一本专著中对此大做文章。福柯一向认为人是受各种有形或无形的知识系谱和社会机制控制的,最具体的就是监狱和医院。

  • 文本建筑

  • 文本阅读

  • 文本电影

  • 文本记忆

  • 代后记

  • 本书特点

    读完本书我的第一感受就是读起来有些费劲,可能还是由于与李欧梵先生相比我的阅历终究还是太浅,难以跟上他老人家的步伐。作者在书中首先是介绍了香港的一种高度的动感。虽然我从未去过香港,甚至很少离开过北京。也并不生活在作者的那个时代,但我也能感受到香港的动感气息,用现在话讲,哪里的一切都那么摩登,然而香港这个都市仍能保持一……展开↓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