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动物农场

  • 作   者:

    乔治·奥威尔
    George Orwell

  • 译   者:

    董乐山 高源

  • 出版社: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语   言:

    中文

  • 支   持:

  • 纸  书:¥25.00
  • 电子书:

    ¥6.00

  • 9(2人评过)
  •   评论(17)
  •   读后感(1)

1.乔治•奥威尔的遗世杰作 最经典权威的译本组合

2.《时代周刊》“百部经典小说”

3.兰登书屋“二十世纪百部最佳小说”

4.纽约公共图书馆“世纪之书”

5.翻译成六十五种语言,史上作品译本最多的作家

6.精装珍藏版,性价比最高的版本

《1984》是一部杰出的政治寓言小说,也是一部幻想小说。作品刻画了人类在极权主义社会的生存状态,仿佛一个永不退色的警世标签,警醒世人提防这种预想中的黑暗成为现实。历经几十年,其生命力日益强大,被誉为20世纪影响最为深远的文学经典之一。

《动物农场》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杰出的反乌托邦政治讽喻寓言。农场的一群动物成功地进行了一场“革命”,将压榨他们的人类东家赶出农场,建立起一个平等的动物社会。然而,动物领袖,那些聪明的猪们最终却篡夺了革命的果实,成为比人类东家更加独裁和极权的统治者。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 1903-1950),英国作家、新闻记者、社会评论家、英语文体家。本名埃里克•亚瑟•布莱尔(Eric Arthur Blair),生于印度,父亲为殖民地官员。14岁考入伊顿公学,获取奖学金。1921从伊顿公学毕业后考取公职,到缅甸作了一名帝国警察,在那里,被奴役的殖民地人民的悲惨生活刺激了奥威尔的良知。他1927年辞职,后来写下与此段经历有关的《绞刑》(A Hanging, 1931),《缅甸岁月》(Burmese Days, 1934)和《猎象记》(Shooting an Elephant, 1936)这些纪实性作品。

奥威尔短暂的一生,颠沛流离,疾病缠身,郁郁不得志,一直被视为危险的异端。在他为数不多的作品中,《1984》与《动物农场》影响巨大,他以先知般冷峻的笔调勾画出人类阴暗的未来,令读者心惊肉跳。以至于为了指代某些奥威尔描述过的社会现象,现代英语中还专门有一个词叫“奥威尔现象(Orwellian)”。如果说奥威尔一生的作品主要是反映“贫困”和“政治”这两个主题,那么激发他这样写作的主要动力就是良知和真诚。他坚信在一个语言堕落的时代,作家必须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在抵抗暴力和承担苦难上做一个永远的实践者。

《1984》

四月间,天气寒冷晴朗,钟敲了十三下。温斯顿•史密斯为了要躲寒风,紧缩着脖子,很快地溜进了胜利大厦的玻璃门,不过动作不够迅速,没有能够防止一阵沙土跟着他刮进了门。

门厅里有一股熬白菜和旧地席的气味。门厅的一头,有一张彩色的招贴画钉在墙上,在室内悬挂略为嫌大了一些。画的是一张很大的面孔,有一米多宽:这是一个大约四十五岁的男人的脸,留着浓密的黑胡子,面部线条粗犷英俊。温斯顿朝楼梯走去。用不着试电梯。即使最顺利的时候,电梯也是很少开的,现在又是白天停电。这是为了筹备举行仇恨周而实行节约。温斯顿的住所在七层楼上,他三十九岁,右脚脖子上患静脉曲张,因此爬得很慢,一路上休息了好几次。每上一层楼,正对着电梯门的墙上就有那幅画着很大脸庞的招贴画凝视着。这是属于这样的一类画,你不论走到哪里,画面中的眼光总是跟着你。下面的文字说明是:老大哥在看着你。

在他住所里面,有个圆润的嗓子在念一系列与生铁产量有关的数字。声音来自一块像毛玻璃一样的椭圆形金属板,它构成右边墙壁的一部分墙面。温斯顿按了一个开关,声音就轻了一些,不过说的话仍听得清楚。这个装置(叫做电幕)可以放低声音,可是没有办法完全关上。他走到窗边。他的身材瘦小纤弱,蓝色的工作服——那是党内的制服——更加突出了他身子的单薄。他的头发很淡,脸色天生红润,他的皮肤由于用粗肥皂和钝刀片,再加上刚刚过去的寒冬,显得有点粗糙。

外面,即使通过关上的玻璃窗,看上去也是寒冷的。在下面街心里,阵阵的小卷风把尘土和碎纸吹卷起来,虽然阳光灿烂,天空蔚蓝,可是除了到处贴着的宣传画以外,似乎什么东西都没有颜色。那张留着黑胡子的脸从每一个关键地方向下凝视。在对面那所房子的正面就有一幅,文字说明是:老大哥在看着你。那双黑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温斯顿的眼睛。在下面街上有另外一张宣传画,一角给撕破了,在风中不时地吹拍着,一会儿盖上,一会儿又露出唯一的一个词儿“英社”。在远处,一架直升机在屋顶上面掠过,像一只绿头苍蝇似的徘徊了一会,又绕个弯儿飞走。这是警察巡逻队,在伺察人们的窗户。不过巡逻队并不可怕,只有思想警察才可怕。

《动物农场》

梅耐农场的琼斯先生晚上已经锁了鸡棚,但他喝得太醉,竟然忘记关上里面的那几扇小门了。他手中的灯笼摇来摆去的打着光圈儿,他也摇摇晃晃地穿过院子。进了后门,他踢掉靴子,在洗碗间的大桶里给自己舀上最后一杯啤酒,然后就直奔大床。床上,琼斯太太已经打起了呼噜。

卧室的灯一灭,整个农场就激起了一阵嘈杂的响动。白天里一直都在传言,说老少校,就是赢得过约克郡猪大奖的那位,在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想跟其他的动物们传达。大伙儿一致同意等琼斯先生一走,就聚集到谷仓那儿。老少校(大家一直这么叫他,尽管他当年参加肥猪展览会时用的大名叫做“威灵顿美人”)在农场上拥有极高的威望,所以大伙儿都情愿牺牲一小时睡眠时间,来听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在大谷仓的一端,一个类似台子的东西上,少校已经舒服地坐在他的稻草床上,头上的横梁上悬着一盏灯。他已经十二岁了,近来越发胖了些。抛开他那从未被修剪过的獠牙不谈,他仍然是一头看起来非常气派的猪,有着智慧和慈善的面容。很快,其他的动物陆陆续续都来了,以他们各自的姿势自在地安顿下来。首先来的是三条狗,蓝铃、杰西和钳子。接下来是一群猪,他们立刻在台子前的稻草上伏卧下。母鸡们蹲在窗台上,鸽子们在椽子上拍着翅膀,牛羊们趴在猪的后头,开始反刍。两匹拉货车的马,拳击手和三叶草,他们是一块儿的。他俩慢慢地走进来,小心地放下大毛蹄子,免得一不小心踩到被草盖住的小动物。三叶草是一匹肥壮的母马,接近中年,在生下第四个孩子之后就再也没能恢复身材。拳击手是一个大块头,几乎有六英尺高,力气有两匹普通马加起来那么大。贯穿他鼻子的一条白道道让他显得有点儿蠢,实际上他也不算顶聪明,但动物们都很尊敬他,因为他个性稳重,干起活儿的力气也特别大。跟在马儿后头进来的是白山羊穆里尔和驴子本杰明。本杰明是农场里年纪最大的动物,当然脾气也最坏。他平时极少张嘴,但一旦开口说的都是不太中听的话——举例说来,他会说上帝给他尾巴是用来打苍蝇的,但他情愿没尾巴也不愿意受苍蝇的罪。他在农场的动物们间从来不笑,如果被问起为什么,他会说他看不出有什么值得笑的。不过,虽然没有公开承认,但他只肯听拳击手的。他俩通常都在远离牧场的小围场里一同度过星期天,肩并着肩吃草,但都不讲话。

世界文坛最著名的政治讽喻小说《1984》、《动物农场》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以《1Q84》向《1984》致敬

欧美15所名牌大学投票选出《动物农场》是“影响我成长的十本书”之一

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

  • # 1984

  • 反极权主义的《1984》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 第十章

  • 第十一章

  • 第十二章

  • 第十三章

  • 第十四章

  • 第十五章

  • 第十六章

  • 动物农场

  •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 第十章

  • 我的感想

    乍一看题目真的以为本文是有关于动物的,一看内容觉得不然。感觉这更像是一部许是小说叙述自己祖上的经历,易语言的形式表达出来(包括许多年来这块土地上所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议论的成分,作者只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客观地叙述了了革命变成独裁的过程。然而独裁是如何形成的呢?革命伊始,有些民众可能会神化解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的领袖,正……展开↓

    评论加载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