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非洲

  • 作   者:

    卡伦·布里克森
    Karen Blixen

  • 译   者:

    周国勇 张鹤

  • 出版社: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语   言:

    中文

  • 支   持:

  • 纸  书:¥29.00
  • 电子书:

    ¥6.00

  • 9(2人评过)
  •   评论(15)
  •   读后感(2)

像《瓦尔登湖》一样的传世经典;

两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同名电影获七项奥斯卡大奖;

关于非洲最具诗意,最经典的文学书写,带你走出平庸乏味的人生

如果走出非洲的作者,美丽的卡伦•布里克森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我今天会更高兴。 ——海明威

《走出非洲》是卡伦•布里克森的一部自传小说,作品描绘了1914年至1931年“我”在非洲经营咖啡农场的生活故事。作者匠心独运,将众多的人、事、景、物融于一炉,字里行间流露着对非洲这块热土及其在繁衍生息的人民的纯真热爱。作品的“我”既有男子汉创业的魄力和冒险精神,又有女子的软心肠和经得起挫折的韧劲。这种刚柔并济的性格使她在事业上勇于进取、不畏磨难,在生活中又富有人情味、重友情。作者以同情的笔触描写了当地人愚味、落后的一面,更赞扬了他们吃苦耐劳、质朴真诚、乐于助人的一面,并真实地再现了欧洲人民在非洲这一特殊环境中的生活面貌。

卡伦•布里克森曾获得安徒生奖和彭托皮丹奖,两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与安徒生并称为丹麦的“文学国宝”。她的成名作为1934年出版的《哥特故事七则》。她最知名的作品莫过于自传小说《走出非洲》,同名电影曾一举斩获奥斯卡七项大奖。她的小说集主要有:《冬天的故事》(1942)、《最后的故事》(1957)、《命运女神轶事》(1958)、《草地绿荫》(1960)、《埃赫雷加德》(1963),等等。她的作品受到包括海明威、杜鲁门等人的广泛喜爱,瑞典学院的常任秘书彼得•恩德格曾经将诺奖委员会未颁发文学奖给卡伦称为“一个失误”。

鲁鲁从树林里来到我家的时候,卡曼坦早已从草原来到我的庄园,进入我的生活。

庄园的东面,是恩戈森林保护区。那时候保护区里几乎都是原始林子。说心里话,把古老的林木砍倒,换种桉树之类,是一件悲伤的事。古老的森林可以成为内罗毕的一个风情独特的胜地。

非洲的原始森林是一块神秘的土地。你骑着马进入这古老的织锦深处,有的地方有些褪色,有的地方因年深而黯淡,而奇妙的是绿荫如此浓密。在那里,你见不到太阳,只是阳光穿过树叶,玩着种种游戏。灰色的真菌如一缕缕长长的胡须低垂在树上,蔓藤纵横交错,互相盘绕。这一切给原始森林平添一层玄妙、幽眇的氛围。每逢礼拜日,在庄园里无事可做,我常与法拉赫骑马到这里来,坡上坡下盘桓漫游,间或跨越一条条曲曲弯弯的林间小溪。林子里的空气清凉似水,洋溢着植物的芳馨。当大雨季初临,藤葛盛开鲜花之际,你骑着马穿行在一团团缭绕的花香之中。有一种非洲月桂树,它那奶白色的细小花朵有点粘手,散发出极为浓烈的甜香味,犹如紫丁香及峡谷里的野百合。随处都可以见到一节节空心树干用皮绳挂在枝杈上,这是吉库尤人为了采蜜而吸引蜜蜂作蜂房用的。有一次,我们从林子里刚拐出来,便见到一头挂毯似的花豹横卧在道路上。

这里,在地面的上空,聚居着一个喧闹而不知疲倦的家族——小灰猴。只要一群猴子走过林间道路,那里的空气中便久久地弥漫着它们的气味——干燥、腥臊、耗子般的气味。你继续向前行进,会突然听到头顶上嗖嗖的匆匆的跑动声,那是猴群在赶路哩。如果你停在原处,静候一会儿,你会瞥见一只猴子正端坐树上。再过片刻,你又会感到周围整个林子都活跃起来了,这夥大家族像果实悬挂在枝头。光线或明或暗,它们有的呈灰色,有的呈青黑色。它们发出一种奇特的声音,就像出声的响吻,紧接着一小阵咳嗽。如果你在下面模仿这种声音,便可以看见群猴亲昵地左右晃悠着脑袋。可是你若突然一动,那么一瞬间,它们便都逃散了。你只能追逐着那渐渐减弱的窸窸窣窣的声响,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在树顶上拨开枝叶夺路而去,像一群鱼窜入波祷之中,消失在林木深处。

一个炎热的中午,在恩戈森林,我穿过茂密的树丛,在狭窄的小道上,还见到了极为罕见的大野猪。它从我跟前倏然掠过,带着它的母猪与三只小猪,整个家族就象黑纸的剪影,形状相同,大大小小,背后是一片阳光照射的绿色。这是绝妙的景致,像森林池塘中的倒影,又像千年之前发生的奇景。

鲁鲁是一只小羚羊,属于南非羚羊种。这个品种也许是非洲羚羊中最漂亮的。它们比欧洲黇鹿略大一些,栖息在树林或灌木间,性情羞涩,四处流动,不像平原羚羊那么常见。恩戈山及其周围地域却十分适合这种羚羊居留。你若是在山地野营,清晨或黄昏出去行猎,常会见到它们从灌木丛中窜出来,闪进林间通道,在阳光下,它们的皮毛闪着红铜似的光泽。雄羚羊有一对奇妙的旋角。

鲁鲁是这样成为我家的一个成员的——

一天早晨,我坐马车从庄园去内罗毕。前不久,我的碾面厂失火烧毁,我得一次次进城打官司,索取保险赔偿。那个清晨,我脑子里装满了数字与估算。当我沿着恩戈路行进时,路边有一小群吉库尤儿童朝我呼喊,循声望去,他们举起一只小小的羚羊给我看。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在野地里发现这头小羚羊的,现在他们是想将它卖给我。可内罗毕那头的约会我已经迟到了,哪还有心想这类事,于是继续赶路。

等我傍晚从城里归来,路过老地方时,又听到那熟悉的呼叫,那伙孩子还在那里,显得有点疲乏,失望。他们也许整整一天都在想法把小羚羊卖出去,此刻,更是急不可捺,要在太阳下山前达成交易。他们把羚羊举得高高地引诱我。但我在城里耽了整整一天,保险金又遇到一些麻烦,所以顾不得停下来搭话,只是扬长而过。回到家里,我也没想这些,吃了晚饭便上床了。

可是,我刚合上眼,就被一种恐怖感惊醒。那些男孩和小羚羊的形象——此时已纷纷汇聚成形——站立在我面前,那么清晰,像画出来似的。我起身坐在床上,惊骇得像有人要掐死我一样。我想,那在它的捕捉者手里的小羚羊该怎样了呢?那些孩子整整一天冒着酷暑站在路边,将小羚羊双腿交叉高高举起。小羚羊还小,不能自己觅食。我自己一天路过两次,既象祭司,又像利未人,根本不顾及小羚羊。而此刻它在哪里?我惶惶然起床,把所有的仆人叫醒。我命令他们,必须找到这只小羚羊,早晨给我送来。他们马上开动脑筋。有两个小仆人那天曾同我坐在一辆车里,对外面的孩子与羚羊也都没在意。可现在他们站了出来,详详细细地告诉别人时间,地点和那些小孩的家庭情况等。那是一个月色皎丽的夜晚,我的仆人们都走出屋子,分散在田野里,热烈地议论着。我听到他们在计较一个事实:如果找不到羚羊,谁都保不住饭碗。

海明威赞不绝口的丹麦文学奇女子!

两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安徒生奖和彭托皮丹奖的获得者

与安徒生并称为丹麦的“文学国宝”!

同名电影《走出非洲》获奥斯卡金像七项大奖

《走出非洲》描写了一个个充满激情的故事,用田园诗般的语言追忆失去的故土。

——美国《时代》周刊

作者用优美的语言描绘出如诗如画般的肯尼亚,连与它素未谋面的人都为之动容。

——英国《卫报》

在她传世的作品里,悲剧与戏剧经常混淆不清,命运的转机与结局更往往是嘲弄与安慰的结合,人生的苦乐往往包含在想不到会预见的什么里面。这种起伏曲折的命运契机,这样耐人寻味的巧妙安排,正式布里克森作品最令人目眩神迷的精华所在——笑看人生。

——《走出非洲》影评

“如果我会唱非洲的歌——我想——唱那长颈鹿,以及洒在它背上的新月;唱那田中犁铧,以及咖啡农淌汗的脸庞;那么,非洲会唱我的歌么?草原上的空气会因我具有的色彩而震颤么?孩子们会发明一个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游戏么?圆月会在我旅途的砾石上投下酷似我的影子么?还有,恩戈山上的苍鹰会眺望、寻觅我的踪影么?”

  • 代序

  • 第一辑 卡曼坦与鲁鲁

  • 第二辑 庄园枪祸

  • 第三辑 庄园来客

  • 第四辑 一个移民的札记

  • 第五辑 告别庄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