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先令蜡烛
A Shilling For Candles

  • 作   者:

    约瑟芬·铁伊
    Josephine Tey

  • 译   者:

    王春 姜惠玲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语   言:

    中文

  • 支   持:

  • 纸  书:¥30.00
  • 电子书:

    ¥9.00

  • 6(1人评过)
  •   评论(5)
  •   读后感(1)

铁伊最具奇情色彩的经典

被悬疑大师希区柯克改编为电影《年轻姑娘》

清晨,一处旅游胜地的海滩上,横陈着一具女尸,死者染发、脚趾甲上搽着猩红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就和一般人不一样。海岸巡警说这只是一起因游泳不慎发生的意外,直到发现一颗纽扣纠结缠绕在她的头发中,又辨明她的身份是全英国最当红的明星克莉斯•克雷。与死者同宿的落魄青年成为主嫌,然而这个青年却拒捕逃跑。苏格兰场的格兰特探长前往探案,凭借其特有的智慧和耐心,从死者身前庞杂的社会关系和陈尸现场的线索中抽丝剥茧,展开推理,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挣扎、迷误与机缘,逐渐拨开迷雾,使案情水落石出。

约瑟芬·铁伊,1897年生于苏格兰因弗内斯,就读于当地的皇家学院。之后,在伯明翰的安斯地物理训练学院接受三年训练,然后开始物理训练讲师的生涯。后来,她辞去教职照顾她住在洛克耐斯的父亲,并开始写作。 这位英籍女作家,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推理史最辉煌的第二黄金期三大女杰之一,也是其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位。和她齐名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多萝西·榭尔斯都是大产量、行销惊人的作家,铁伊却穷尽一生之力只写了八部推理小说,八部水准齐一的好小说,她的作品在CWA票选百部经典侦探小说中排名第一,在MWA票选百部经典侦探小说中排名第四——是推理史上极少数一生没有任何失败作品的大师。

一个夏日的早晨,七点刚过,威廉•帕特凯瑞照例在崖顶的浅草地上漫步,他胳膊肘两百英尺以下的地方,寂静地躺着波光粼粼的英吉利海峡,如同牛乳色的蛋白石一般。周围空气清闲怡人,不见云雀的踪影,在这阳光普照的世界里,能听见的只有远处海滩上传来的几声鸥叫,除了帕特凯瑞渺小孤单、神秘坚定的身影外,这里渺无人迹。嫩草上闪耀着的无数颗露珠预示着一个新的世界——一个由造物主亲手创造的世界。当然,这不是帕特凯瑞关心的问题。对他来说,露珠只表明晨雾怕是要到太阳升起之后才会散去,这个念头也只在他的潜意识中一闪而过,此刻他的大脑意识正在进行一场抉择:肚子开始饿了,他是该折回到海滨巡逻处吃早饭呢,还是在明媚的晨光中步行去西欧佛买份晨报,以便提前两个小时知道有没有发生什么谋杀案。当然,你可能会说,有了无线电,谁还看晨报啊,事实上晨报自有它存在的意义。战争时期也好,和平时期也罢,人总得有生存的目标,比如,大老远地去西欧佛应该不是仅仅去看看海吧,而腋下夹着份报纸回来吃早餐多少会让人感觉舒坦一点儿。对,也许他该走回镇上去。

帕特凯瑞的黑色方头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此刻它们稍微加快了行进的速度。这双靴子保养得不错。你大概由此可以推测帕特凯瑞生命中的好年华都用来保养他的这双靴子了,而这显得他性格异于常人;或许他该认识到保持这双靴子一尘不染是毫无意义的事,积点儿灰尘也没什么不好吧。其实不然,帕特凯瑞这个可怜的傻瓜很可能有受虐心理,他从未放弃擦他的宝贝靴子,幸好他没多少这方面的知识,因此没有受到什么困扰。至于由此显得他与众不同,他虽不懂那些术语,但假如你向他描述他的这种表现,他当然明白这不过是服兵役时大家称之为“唱反调”的行为罢了。

一只海鸥倏地飞向崖顶,然后尖叫着俯冲下去追随它的同伴消失在视野中。这些海鸥发出令人不安的鼓噪声。帕特凯瑞来到悬崖边,看看正在退去的潮水究竟留下了什么东西让它们如此大惊小怪。

  • 约瑟芬•铁伊

  • 铁伊

    清晨,一处旅游胜地的海滩上,横陈着一具女尸。当地警察查明死者身份为英国当红明星克雷小姐。是晨泳时不慎溺毙,还是遭遇谋杀? 铁伊的小说,不只是情节的曲折,和破案结局的震撼而已,就像读张爱玲,你不会只关心故事和书中人物的结局一样。  铁伊用她那独特的推理写作手法,让苏格兰场的格兰特探长慢慢的,从死者克莉丝汀……展开↓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