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人心(外研社双语读库)
Schizophrenia

  • 作   者:

    杰克·伦敦
    Jack London

  • 出版社: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 语   言:

    双语

  • 支   持:

  • 电子书:

    ¥3.90

  • 10(1人评过)
  •   评论(18)
  •   读后感(0)

在杰克·伦敦的作品中,我们时常能感受到英雄主义情结。对生命本身的崇拜,对生命、生存的意义追求原始形态与精神自由。在杰克·伦敦的作品中,主人公与严酷的荒原融为一体,生命在这里往往会呈现出原生状的,原始的形态,释放出与庸俗世界水远不可能熟悉的裁然相反的渴望,一种奋发的、跳跃着的甚至是狂暴的情愤。对待死亡有着不轻言屈服的英雄主义气质。这正是古希腊神话中的酒神狄奥尼宏斯一样的自由与激情的结合体,进发出生命最原始的呼唤——顽强的生存。正如《双面人心》中,白天他是个温文尔雅的律师,形象阳光;黑夜却让他变成洪水猛兽,野性萌发。《当世界年轻的时候》为我们讲诉一个人格分裂的故事。

《形体的永恒》笔法简练清晰,描写了主人公思维过程的曲折离奇,是心理描写的上乘佳作。

《世界公敌》揭示了社会环境对人性格塑造的巨大影响。

在《疑犯从宽》里,杰克·伦敦以美国式的幽默写法,描述了一个社会学家在受到无缘故的殴打后,又在法庭上被冤判,心怀愤恨,而后借机将他所遭遇的一切在审判他的法官身上重演……

《在流口水病房里讲的故事》发生在一所弱智医院。通过助手汤姆的所见所闻,读者能看到那个时代的凄冷人情。

小说《再见,杰克!》直到结尾才揭露出一个外表热情、内心虚伪的夏威夷岛传教士。

白天他是个温文尔雅的律师,形象阳光;黑夜却让他变成洪水猛兽,野性萌发。《当世界年轻的时候》为我们讲诉一个人格分裂的故事。

《形体的永恒》笔法简练清晰,描写了主人公思维过程的曲折离奇,是心理描写的上乘佳作。

《世界公敌》揭示了社会环境对人性格塑造的巨大影响。

在《疑犯从宽》里,杰克·伦敦以美国式的幽默写法,描述了一个社会学家在受到无缘故的殴打后,又在法庭上被冤判,心怀愤恨,而后借机将他所遭遇的一切在审判他的法官身上重演……

《在流口水病房里讲的故事》发生在一所弱智医院。通过助手汤姆的所见所闻,读者能看到那个时代的凄冷人情。

小说《再见,杰克!》直到结尾才揭露出一个外表热情、内心虚伪的夏威夷岛传教士。

杰克·伦敦,原名为约翰·格利菲斯·伦敦(John Griffith London),美国著名的现实主义作家,生于旧金山。20世纪初西方辱华作家的急先锋。他在一个既无固定职业又无固定居所的家庭中长大。24岁开始写作,去世时年仅40岁。从1900年起,他连续发表和出版了许多小说,讲述美国下层人民的生活故事,揭露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他的作品大都带有浓厚的社会主义和个人主义色彩。他的作品在全世界都广为流传,是最受中国读者欢迎的外国作家之一。他一生著述颇丰,16年中留下了19部长篇小说、150多篇短篇小说以及大量文学报告集,还写了3个剧本以及相当多的随笔和论文。最著名的有《马丁·伊登》、《野性的呼唤》、《白牙》、《热爱生命》等小说。1904年发表《黄祸》一文,1908年和1910年分别写了两部小说《中国佬》和《空前绝后的入侵》,以及其他涉及中国海外移民题材的多篇作品,不吝惜笔墨,污蔑中国人为“劣等民族”,是对欧美白人世界构成威胁的“黄祸”,必须对之实施“种族灭绝”。扬言“白人是一个伟大的种族,地球的一半和海洋的全部都是他们的世袭财产”。在小说《空前绝后的入侵》中写到,中国扩张,即将侵略西方的白人文明世界,于是美国向中国发动细菌战,造成中国大地上瘟疫流行,成千上万人中国人被毒死。最后,列强灭掉中国,瓜分了中国领土 。他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的商业作家之一,因此被誉为商业作家的先锋。

John Griffith "Jack" London was an American author, journalist, and social activist. A pioneer in the then-burgeoning world of commercial magazine fiction, he was one of the first fiction writers to obtain worldwide celebrity and a large fortune from his fiction alone.

Some of his most famous works include The Call of the Wild and White Fang, both set in the Klondike Gold Rush, as well as the short stories "To Build a Fire", "An Odyssey of the North", and "Love of Life". He also wrote of the South Pacific in such stories as "The Pearls of Parlay" and "The Heathen", and of the San Francisco Bay area in The Sea Wolf.

他是那种很安静很镇定的人,在墙头上坐一会儿,聆听潮湿夜色中潜藏的危险的征兆。但他的听力陡然下降,他几乎什么都听不到,只听见风吹过看不见的树木发出的萧萧声和树枝晃动时叶子发出的沙沙声。被风驱赶着的浓雾弥漫开来,他虽然看不到这雾,但它的湿气吹到了他的脸上,而且他坐着的墙头也是湿的。

He was a very quiet, self-possessed sort of man, sitting a moment on top of the wall to sound the damp darkness for warnings of the dangers it might conceal. But the plummet of his hearing brought nothing to him save the moaning of wind through invisible trees and the rustling of leaves on swaying branches. A heavy fog drifted and drove before the wind, and though he could not see this fog, the wet of it blew upon his face, and the wall on which he sat was wet.

  • 当世界还年轻的时候

  • 形体的永恒

  • 世界公敌

  • 疑犯从宽

  • 流口水病房的故事

  • 再见,杰克!

  • 版权页

  • When the World was Young

  • The Eternity of Forms

  • The Enemy of All the World

  •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 Told in the Drooling Ward

  • Good-Bye, Jack!

  • Copyright Page

    暂时还没有读后感,等待第一篇…
    评论加载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