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刻十点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只有一个人!她望着门,等待门被打开。这是一个上了年岁的女人,戴着黑色的无边帽,披着黑色的羊毛披肩——是他的妈妈。她约摸60岁上下,面色苍白,有着一双蓝色眼睛,脸上满是皱纹,令人悲悯。她关上门,然后急躁地转向儿媳妇。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