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称其为“我们的英国文艺复兴”,是因为正如15世纪伟大的意大利文艺复兴一样,它的确像是人类精神的一次新生,体现在它对更为美好安逸的生活方式的追求,对肌体之美的热忱,对形式的极度专注,对新的诗歌题材、新的艺术样式以及新的思想与想象乐趣的探索。我又将其称为我们的浪漫派运动,因为它是我们最近的一次对于美的表达。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