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必须始终建立在某一原则之上,而暂时的考虑因素绝不能作为原则。对诗人而言,一切时间和空间皆可化而为一;他所使用的素材是永恒的,且是永恒相同的;没有什么主题是不可使用的,无论对过往还是现在都一视同仁。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