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荒芜、凌乱的莽原上,开拓出一片土地,按规矩种植、照料,是令人神怡的。在以后的岁月里,当我乘飞机飞越非洲上空,一见到这片土地,我所熟悉的自己庄园的风貌,心中就充满骄傲——它静卧在灰绿色的原野里,显得那么鲜艳、青翠。我蓦地领悟到人类的心是怎样思慕有规则的几何图形。内罗毕四周的田野,特别是城区北部,展现出相似的风采。这里生存着这样的人民:他们想的、谈的、做的,是咖啡的种植、修枝、摘果,就连夜里躺在床上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