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仆从人数削减到卑微的三十人时她开始不停地抱怨,减到只剩两个男秘书、几个女伴、一个裁缝以及一两个厨师时她已经觉得屈辱到痛不欲生。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