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浪头拍打过她的脚,嘲笑般地从她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头上退回。尽管明知道潮水一分钟后就会退到几码之外,帕特凯瑞还是把这具毫无生气的躯体拉到粗暴无礼的大海够不到的地方。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