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学术界对于“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或译“市民社会”)的讨论颇为激烈,中国是否出现“公民社会”遂成为争论的问题。然而,哈贝马斯对于“公共空间”(publicsphere)的论述,似乎较少引人注目,甚或与“公民社会”混为一谈。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