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报》“自由谈”就刊出一个公开的“征文告白”: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