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应当记得歌德对德国人民所说的话,他说:“要有勇气屈服于自己的感觉,允许自己感到愉悦,感动和鼓舞,并且依循一些伟大事物的指引和启发。”有勇气屈服于自己的感觉,是的,那正是艺术生活的奥秘——因为尽管艺术被定义为是对感官专政的一种逃避,毋宁说它是对灵魂专政的一种叛离。但只有对那些爱它胜过一切事物的人,它才会展示出其真正的宝藏。否则,就像那座卢浮宫的断臂维纳斯像在天性浪漫又多疑的海涅面前一样,艺术对你也爱莫能助。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