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直觉发现

如何看一幅画?弗朗索瓦·芭布-高尔告诉我们:运用直觉,发现艺术之美。

弗朗索瓦·芭布-高尔,法国艺术史学者,她在索邦大学与卢浮宫美术学院接受了完整的艺术史教育,之后成为艺术史教授。她排斥精英主义,致力于为大众开启通往绘画艺术之门,为此创立了“如何欣赏画作协会”(CORETA),开办无数座谈会,并出版诸多相关著作。《如何看一幅画》由中信出版社引进国内,翻译郑柯也是一名艺术鉴赏家。

在芭布看来,站在艺术爱好者的角度,诸如分类、风格之类,只能增加欣赏的难度,更不用说理论和专业词汇了。芭布采取了简单的方法,避免使用很多术语,而是使用文学化的语言,以感性的方式去描述绘画之美。每一幅画,在芭布的笔下,都化身为雅致精美的文化随笔。历史、风格、象征、构图等方面的专业问题,芭布把它们放在了每篇作品诠释文本的末尾,作为资料让观者加深理解。

《如何看一幅画》的起始点,是作品传递给观者的第一印象。《卸下圣体》,是一出宏伟的芭蕾舞剧;《春》,乡愁的阴影萦绕着这幅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感觉时间的静止;《里维埃小姐的画像》,展现出成长中的年轻人暗暗的尴尬和拙笨;《呐喊》,目睹生命的分崩离析……芭布认为,直觉是观者直接接近每件作品的能力。

芭布令我想起意大利著名文艺批评家克罗齐。克罗齐说,艺术即直觉,直觉即艺术。因为艺术与直觉一样,都是情感的表现。审美欣赏中存在着一种不假思索的直觉判断。审美的过程就是直觉的活动,就是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美的事物上,甚至忘记了人与物的区分,把整个的心灵全部寄托在美的事物之中。

芭布把克罗齐的理论发挥到了极致,相比于克罗齐的“艺术=直觉=表现”的绝对判断,芭布进一步强调了在第一印象基础上的继续扩展和深入。如《卸下圣体》,芭布引导观者注意圣母和基督身体姿势的相呼应,靠近圣母的圣约翰的红色斗篷会温暖圣母,圣母上方绿色衣服的出现,仿佛有生命的萋萋芳草,抹大拉的马利亚身体的扭曲姿势蕴含了绝望和恐惧。芭布的目的,在于鼓励赏画者领会自己的感受力和联想能力,从而打通一些值得探索的艺术之路。

芭布的论述细致、周密、微妙。在审美的情趣中还巧妙地传达了文学的轻灵、哲学的意韵。《永恒的记忆》,芭布说:“时间吸引蚂蚁,放出苍蝇。”如果说沙滩上融化变形的钟表,象征了画家想要表达的“时光流逝”,而芭布用一句话让观者注意到了苍蝇的存在,更加感慨生命之短暂。“微风拂过。光线无法穿透漂浮的云。看着深深水底的天空,我们不知身在何方。万物皆静。我们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时间,”这是芭布欣赏莫奈名作《睡莲》的开头。芭布以优雅安静的文笔,把鉴赏者摆在了艺术家原来的位置上,再循艺术创造的程序走过去,直觉它、表现它。当观照、欣赏画作的那一刻,我们的心灵和画家的心灵是一致的,观者和画家合二为一。

《如何看一幅画》不是一本枯燥的艺术论著。它让艺术走出了高贵冷艳的空中楼阁,与社会大众近距离地接触,在鼓励直觉的基础上发挥主观能动性,得以充分体会艺术之美、生活之美。

责任编辑:daiyy
分享到:

相关推荐

24小时点击排行榜

洋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