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药水>>阅读精选

长寿药水 The Elixir of Life

作者: 巴尔扎克

译者: 福建农林大学 黄坚、薛筱伟

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版本:中/英/双语

    致读者
    一位故去已久的朋友,曾在作者写作生涯的最初期提供了这部文学作品主题的灵感。之后,作者发现,大致于本世纪初发表的一部作品集收录了相同的故事。他认为该故事最有可能是柏林霍夫曼民间传说,或许在德国年鉴里出现过,但是在作品集出版的时候被删去了。对于作者而言,以《人间喜剧》的丰富原创性,承认这篇无意抄袭也并非大事。正如多有贵人扶助的拉封丹把无意中听到的老故事用自己的方式讲述出来一般。1830年的时候,作家们为了取悦年轻的妇人们而撰写自己的“恐怖故事”,而此作却不同于那些流行的糊弄人的故事。若是你了解唐璜华丽弑父的缘由,请尝试设想一下,那些在十九世纪抢夺他人钱财,并因为担心得感冒而承诺给受害人养老金以及租房给时日不多的老太太的正派人士,同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吗?他们会让那些财产的原本持有者复活吗?我想恳请有良心的行家思考一下唐璜和那些把自己子女作为攀豪门筹码的家长有多少相似之处。某些哲学家声称人性是在不断进步的,那等待他人的死亡以从中获利的艺术是否是人性进步的方向呢?关于这门艺术,我们需要许多靠死人吃饭的正派专业。有些人完全把希望寄托在某个人适时死亡之上,他们纠结于某人的死期,就如每天清晨蜷伏在尸体上,而那具尸体到了晚上便可以作为枕头。这类人有主教助理、临时工、养老金储金会会员等,诸如此类。许多慎行之人也可以纳入此类,他们渴望不择手段获得地产,一丝不苟、无情地计算着年过八十或九十的父亲或是继母的死期,并告诉自己:“三年之后财产肯定就归我了,到时候——”我们厌恶间谍甚于厌恶杀人犯。杀人犯可能是因为一时冲动,或许会忏悔、赎罪;但是间谍终究是个间谍,不论日夜、就寝用餐或行于他国,恶劣的品质总是贯穿于其人生的每个细节。那么若是你人生的每个瞬间都被谋杀所污染,生命意义何在?难道我们不是在承
1 2 3 4 5 >
责任编辑:爱洋葱
分享到:

相关推荐

24小时点击排行榜

洋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