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码同性恋语言》

    提供方:中国日报英语点津

    如今同性恋已不是什么避讳的话题,有些公共人物或明星,甚至可以公开宣布自己的同性取向。那么同性恋者如何在茫茫人海中辨认出自己的伴侣?“同性恋感应雷达”是怎么回事?“出柜”一词你听说过吗?同性恋群体还有哪些特定语言?本期内容为您解码同性恋语言,同时附带爆料一则消息: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也是同性恋!且曾与多名女星有染!

  • 《艾米•卡迪: 肢体语言塑造你自己》

    来源:TED to China

    肢体语言影响着他人对我们的看法,但同时也影响着我们对自己的看法。社会心理学家艾米•卡迪表示,“有力的姿势”——以一个自信的方式站着,即使我们不感到自信——也能够影响我们脑内的睾丸酮和皮质醇含量,甚至可以增加我们成功的机会。

  • 《有7000多种语言,就有7000多个“平行世界”》

    提供方:果壳网

    信息时代给人类带来了无数的便捷,让信息搜索成了弹指间的小菜一碟,但同时也伴随产生了一些奇怪的网络现象:桑不起的咆哮体,被捧红的茫然弟,装口耐的错别字占领显示器……一时间,眼花缭乱的错别字此起彼伏、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成了网络世界的普遍现象。

  • 《从生命里过滤语言》

    提供方:《独立阅读》电子刊

    小说家哪怕在写评论时也像在写一个故事,而批评家在叙述事件时也往往充满着思辨色彩——斯坦纳的回忆录让我们再次意识到这一点。如果说,在萨义德的回忆录《格格不入》中,思辨还只是和事件同等重要的伴生物的话(其笔触可以用思辨式的叙事形容),那么在斯坦纳的回忆录《审视后的生命》中,思辨已经占据绝对优势,个人事件已经被逼入墙角旮旯,只是在各个角落里,像密码一般勉强拼凑出斯坦纳的个人履历和生活细节。

  • 《当一种语言消亡的时候》

    提供方:牛津大学出版社

    鲍比•霍格先生去世时,克罗马蒂渔民方言也和他一起消逝了,作为一种被流利使用的母语,它已不复存在。一种真实存在的苏格兰方言随着最后一位母语者的逝去而消亡了。正如一位当地郡议员兼历史学者所言:它代表着“部分已经消失的生活方式。”音乐和语言是我们人类拥有的两个最为强大和复杂的交流系统。作为心理机制,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吸引着研究者,但仅在过去十年才成为实证研究的焦点。

  • 《他说他的,她说她的:两性语言研究》

    提供方:“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

    男人为什么不爱停下来问路?1990年,我在撰写《你就是不懂:对话中的男男女女》(You Just Don’t Understand: Women and Men in Cnonversation)这本书的时候,第一次探讨了这个问题。书中还探讨了一些别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受到的关注最多。它被印上了纸巾(“真汉子从不问路”),还成为单口相声抖包袱的常用桥段,比如“摩西为什么会在沙漠里游荡40年?”,还有“为什么这么多颗精子才找得到区区一颗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