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风

分享一些马克吐温的【经典小幽默】2013-02-19


【死是千真万确的】

某一个“愚人节”,有人搞恶作剧,在纽约的一家报纸上报道说马克·吐温死了。结果,马克·吐温的亲戚朋友从全国各地纷纷赶来吊丧。当他们来到马克·吐温家的时候,只见马克·吐温正坐在桌前写作。亲戚朋友们先是一惊,接着都齐声谴责那家造谣的报纸。谁知马克·吐温毫无怒色,幽默地说:“报道我死是千真万确的,不过把日期提前了一些。”

【吃一头鲸鱼】

马克·吐温收到一封信。这是一位青年人写来的,他想向马克·吐温请教成为大作家的诀窍。信中说:“听说鱼含大量的磷质,而磷是有利于脑子的。看来要成为一个大作家,一定要吃很多鱼吧?但不知道你究竟吃的什么鱼,又吃了多少呢?” 马克·吐温回信说:“看来,你得吃一条鲸鱼才行。”

【车票】

马克·吐温一次乘车外出,火车开得很慢。当查票员过来查票时,马克吐温递给他一张儿童票。查票员调侃道:“我还真没看出您还是个孩子呢!” 马克·吐温回答:“现在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但我买票上车时还是个孩子哩。”

【广告】

一位商界阔佬对马克·吐温说:“我想借助您的大名,给敝公司做个广告。”马克·吐温说:“当然可以。” 第二天在马克·吐温主办的报纸上登出了如下文字:一只母苍蝇有两个儿子。她把这两个儿子视若掌上明珠,爱护备至。一天,母子三个飞到某某商业公司的商店里。一只小苍蝇去品尝包装精美的糖果,忽然双翅颤抖落下来,一命呜呼!另一只小苍蝇去吃香肠,不料也一头栽倒,顷刻毙命。母苍蝇痛不欲生,扑到一张苍蝇纸上意欲自杀,尽管大吃大嚼,结果却安然无恙!阔佬看完广告,气得直翻白眼。

【演讲】

一次偶然的机会,马克·吐温与雄辩家琼西·M·得彪应邀参加同一晚宴。席上演讲开始了,琼西·M·得彪滔滔不绝,情感丰富地讲了20分钟,赢得了一片热烈的掌声。然后轮到马克·吐温演讲。马克·吐温站起来,面有难色地说:“诸位,实在抱歉,会前琼西·M·得彪先生约我互换演讲稿,所以诸位刚才听到的是我的演讲,衷心感谢诸位认真的倾听及热情的捧场。然而,不知何故,我找不到琼西·M·得彪先生的讲稿,因此我无法替他讲了。请诸位原谅我坐下。”

【捉弄牧师】

有一位牧师在讲坛上没完没了地说教,马克吐温讨厌极了,有心要和他开一个玩笑。“牧师先生,你的讲词是在妙得很,只不过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见过,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在上面。”牧师听了后不高兴地回答说:“我的讲词绝非抄袭!”“但是那本书上确是一字不差。” “那么请你把那书借我一看。”牧师无奈地说。于是,过了几天,这位牧师收到了马克吐温寄给他的一本书——字典。

【必须站着】

马克吐温有一次到一个小城市演讲,他决定在演讲之前先理理发。“你喜欢我们这个城市吗?”理发师问他。“啊!喜欢,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马克吐温说。“您来得很巧,”理发师继续说,“马克吐温今天晚上要发表演讲,我想您一定是想去听听喽?” “是的。”马克吐温说。“您弄到票了吗?” “还没有。” “这可太遗憾了!”理发师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惋惜地说:“那您只好从头到尾站着了,因为那里不会有空座位。” “对!”幽默大师说,“和马克吐温在一起可真糟糕,他一演讲我就只能永远站着。”

【文豪与蚊子】

马克·吐温有一次到某地旅店投宿,别人事前告知他此地蚊子特别厉害。他在服务台登记房间时,一只蚊子正好飞来。马克·吐温对服务员说:“早听说贵地蚊子十分聪明,果如其然,它竟会预先来看我登记的房间号码,以便晚上对号光临,饱餐一顿。” 服务员听后不禁大笑。结果那一夜马克·吐温睡得很好,因为服务员也记住了房间号码,提前进房做好灭蚊防蚊的工作。

【说谎】

曾有一位专门喜欢在细节上吹毛求疵的批评家指责马克·吐温说谎。马克·吐温回答说:“假如你自己不会说谎,没有说谎的本领,对谎话是怎样说的一点知识都没有,你是怎样判断我是说谎呢?只有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的人,才有权这样明目张胆地武断指责。”

【混蛋】

马克·吐温有一次因为看不惯国会议员在国会通过某个法案,因此在报纸上刊登了一个广告,上面写着:“国会议员有一半是混蛋。”报纸一卖出,许多抗议电话随之而来,这些国会议员可不认为自己是混蛋,纷纷要求马克吐温更正。马克吐温于是又刊登了一个更正:“我错了,国会议员,有一半不是混蛋。”

【父亲是谁】

法国名人波盖取笑美国人历史太短,说:“美国人没事的时候,往往喜欢怀念祖宗,可是一想到祖父一代,就不能不打住了。” 马克·吐温回敬说:“法国人没事的时候,总是想弄清他们的父亲是谁,可是很难弄清楚。”

【尴尬】

当马克·吐温还是一个不大知名的作家时,有人把他介绍给格兰特将军。两人握过手后,马克·吐温想不出一句可讲的话,而格兰特也保持平日的那种缄默态度。最后还是马克·吐温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将军,我感到很尴尬,你呢?”

【车票】

马克·吐温外出乘车。当列车员检查车票时,他翻遍了每个衣袋,也没有找到自己的车票。刚好这个列 车员认识他,于是就安慰马克·吐温说:“没关系,如果您实在找不到车票,那也不碍事。”“咳!怎么不碍事,我必须找到那张该死的车票,不然的话,我怎么知道自己要到哪儿去呢?”

【反正我戴着手套】

马克·吐温在著名画家惠斯勒的画室参观时,伸手去摸了一下一幅油画。惠斯勒装着生气地喊道:“当心!难道你看不出这幅画还没干吗?” “啊,没关系,反正我戴着手套。”马克·吐温答道。

【登记】

马克·吐温有一天来到一个小城市,他想找一家旅馆过夜。旅馆服务台上的职员请他将名字写到旅客登记簿上。马克吐温先看了一下登记簿,他发现很多旅客都是这样登记的,比如:拜特福公爵和他的仆人…… 这位著名的作家于是也写道:“马克吐温和他的箱子。”

快速回复 喜欢(2)
  • Howard

    马克吐温很像大师马三立,他的幽默既含蓄又犀利;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看似夸张泛谈,其实蕴涵了许多哲理。不但深刻还能让人回味,笑过之后能让人反思,让人明白许许多多的人情世故!

    2013-03-20
 

回复话题